首页 >> 最新文章

徐静蕾40多岁结婚正当时荷尔蒙少了更稳定邓妙华

时间:2019/09/09 16:00:20 编辑:

25岁想结婚,37岁还在谈恋爱,拍了5部电影,跻身亿元导演行列,这就是徐静蕾,从明星转型做导演的成功典范之一。日前接受羊城晚报专访时,无论谈事业还是讲爱情,老徐觉得一切尽在掌握,40多岁结婚也未尝不可,“结婚不是为了寻求安全感,荷尔蒙少了反而更稳定。”

今年贺岁档她凭着新作《亲密敌人》杀入战团,正面迎击实力强劲的对手。电影昨日在北京举行首映礼,老徐携黄立行、钟丽缇和李治廷等主演亮相。影片讲述了一对分手情侣之间的一场商战,用尽卧底、反间、智斗、情攻等手段。老徐坦言:“这年头大家活得都很累,这部戏就想让大家温暖放松,希望能引发共鸣。”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干吗要拍大片,我是女的,没那么大野心”

羊城晚报:《亲密敌人》最早的创作冲动来自哪里?

徐静蕾:可能是受到《杜拉拉升职记》的刺激吧。拍完那部电影后,我觉得可以拍一部情节性更强的。我告诉编剧,我要拍一个成熟男人和一个成熟女人在情感和工作上展开争斗的故事。听朋友说了很多关于投行的故事,根据这些故事我们设置了两条不同的线索。一条线索是两个人在同一家公司为抢一个项目而展开争斗,另外一个就是现在的故事,关于收购和反收购。我觉得现在这个故事动作性更强一些。然后我们又咨询了很多投行的人,看看针对收购和反收购的题材有什么可用的案例和事件。比如影片最开始,男主角作为一个资深投行人,对作为新人的女主角用些比较不正当的、有点坏的商业手段,让女主角觉得对方不仅侮辱了自己的智商,还侮辱了自己的人格,一下就乱了方寸。

羊城晚报:最后让这对恋人复合,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徐静蕾:对我来说,分手后基本不可能再复合。因为我不会轻易跟人家分手,分手肯定是想好了,不会耍小性子。这方面我比女主角艾米要成熟一点。但是,电影不是拍给我看的。我觉得这对恋人的关系很有代表性,小时候觉得30多岁就是大人了,很成熟,其实到30多岁才发现自己还是一个小孩,工作中很有经验,情感方面没有太大进步。所以我设定的这两个人都是一方面很成熟,另一方面很幼稚。尤其是黄立行饰演的男主角Derek,他在情感方面真的很幼稚。可是你不觉得很多男人都是这样吗?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羊城晚报:商战设计都来自真实案例吗?

徐静蕾:基本都是真实的,包括两家公司互相披露对方矿区的信息,这就是听一个做矿的朋友讲的。和真实的商战比,我们已经简化了不少。

羊城晚报:担心观众理解起来有难度?

徐静蕾:这个倒不是,我想尽量多留些篇幅给情感戏。

羊城晚报:可是试片以后不少观众都觉得商业部分很好玩。

徐静蕾:我不想把《亲密敌人》拍成纯粹的商战片,因为生活里最重要的还是感情。这也许和我是个女导演有关系。我觉得工作是一个更理性、更富有逻辑性的东西,有一定规律可遵循。但情感不是。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有情感经历,女孩在一起说得最多的还是情感上的事。

羊城晚报:如果《亲密敌人》票房成功,是否意味着接下来会有更大的制作等着你?

徐静蕾:不是。跟其他导演不一样,我所有的项目都自己来操作,做大做小是我自己决定的。前两天我爸还说,“你要想真上一台阶,得拍点大制作。”我说:“爸,咱别老想着拍大制作行吗?”男人总觉得要成功就得有更大的野心。但对我来说,拍片子是为了尝试不同的风格。我觉得花那么多钱太浪费了。如果赔了怎么办?电影就那么一堆胶片,即便你花了几个亿,出来还是一堆胶片。如果拍得不好,除了那堆胶片之外,就是一场空!

羊城晚报:你有永远不会触及的题材吗?

徐静蕾:有。功夫片和武侠片我不会拍。一些人飞来飞去干吗呢,就是谁功夫特高,谁有独门秘籍,我对这些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有就是恐怖片不会拍,因为我不理解别人为什么爱看恐怖片。小学时跟着父母看一次《红蝙蝠公寓》,就发誓再不看了。

羊城晚报:视觉刺激让你害怕?

徐静蕾:视觉刺激没问题,就是不能看那种心理恐怖。僵尸和鬼我不怕,因为我压根就不信,比如闹鬼,不就是某个死去的人的灵魂在空中飘了一下吗?那有什么可怕的?战争片我可以拍,警匪片我也可以拍,悲剧喜剧我都可以拍。

羊城晚报:《亲密敌人》和《十三钗》与《龙门飞甲》的档期就差一周,之前有没有想过会遇到这么强的对手。票房对你有压力吗?

徐静蕾:也不是完全没压力,还是希望票房好,但我不想躲,既然已经决定这个档期,那么谁来我也不躲。一是觉得片子还行,毕竟跟另外两部片子的题材都不一样,一个是战争片,一个是武侠片,《亲密敌人》是很鲜明的城市片,在题材类型上是有区别的。二是因为我不怕输,怕输才会没底气。人一生当中也要失败一两次嘛,我也不能老成功啊。所以首先是有不怕输的心理,只要不赔钱我就觉得非常好了。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老板身份

“以前的作品被‘草菅人命’,所以才要亲力亲为”

羊城晚报:从《杜拉拉》到《亲密敌人》,一直是你自己的团队在运作,你是好老板吗?

徐静蕾:前三部戏的教训让我明白,很多事情必须自己做。前三部戏拍完之后就卖给了一家公司。我发现,一部电影对我来说是一年多的工作甚至两年的工作,可是对别人来说,只是手上众多项目中的一个。他会进行估算,不会赚钱的就束之高阁了。

羊城晚报:这些事触动你做出改变?

徐静蕾:当时发生了很多事情,我辛辛苦苦做的东西被人家“草菅人命”了,至少我前几部戏都没有碰到好好做的。那为什么我不多花点时间把一切都弄好呢?刚开始时的确比较累,但是锻炼出一个比较好的团队来后,我就省心多了。

羊城晚报:你为何不像别的导演那样签约一家公司或者成立工作室?

徐静蕾:刚毕业时我签过一家经纪公司,签了三年,之后我就不想再签任何经纪公司了,因为我觉得没用。成立电影工作室我觉得也没用。说白了,我有一个好项目,大家都愿意投,如果项目不好,不会因为你有个工作室,对方就给你投资。

羊城晚报:这次《亲密敌人》还是你自己的团队主导?

徐静蕾:这次主控权都在我手里。《杜拉拉》的主控权并没有在我手上,除了制作以外,广告商务都是别人在管。我习惯了什么事情都按我的方式来做,按别人的方式做会产生沟通成本,而我在商业沟通方面能力不行。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羊城晚报:你不会像艾米那样谈判?

徐静蕾:我没有耐心,我的耐心都放在制作上了。对我来说没有谈判这回事,行就行,不行就算了。我答应你了,我就会玩命给你做好。但我答应不了你的,对不起,我走了。

羊城晚报:你觉得自己有商业方面的天赋吗?

徐静蕾:我希望我有商业天赋,但我不觉得我有。不少朋友跟我说,一个片子能挣3000万元,年利润有3000万元已经达到上市公司的标准了,我完全可以组建电影投资公司。但我想了很久还是放弃了,因为我的兴趣不在于此,还是觉得拍电影好玩。当大公司老板不是我的人生理想,就算把它做成上市公司,那又怎么样?我不觉得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了,我就很有价值,我一点都不觉得。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女人身份

“在两性关系中,我是个一吵架就嘴笨的人”

羊城晚报:你在两性关系中是强势的一方吗?

徐静蕾:两个人一定得是平等的,我怕那种控制欲很强的。

羊城晚报:你曾说自己是个孩子和大人的结合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矛盾?

徐静蕾:生活中的我和工作中的我是两个人。生活中我被家人、朋友、男朋友关爱着,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也不需要很费劲去争什么。有时候人家问我什么时候结婚,我都会觉得一点都不着急,我还是个小孩儿呢,为什么催我?但工作不一样,我领导一个团队,大家为了完成一件事共同承担了很多责任。有人会说我是不是想要权力?说实话,朋友吃饭我都不是拍板点菜的。我不认为自己有权力的欲望,是承担责任让我变成了一个大人。

羊城晚报:怎么会分割得那么清楚?

徐静蕾:环境不一样。我的朋友都是同学,跟他们在一起觉得自己还是班里的那个孩子,只有在工作当中才会变成富有社会意义的徐静蕾。我第一次拍戏,拍《我和爸爸》时想过不拍了,但是我把这么多人招来了,不能像小孩子一样说不拍就不拍,最后硬着头皮把事干完。这是我唯一一次动不拍的念头,之后再也没有过。工作让我成熟了很多。

羊城晚报:我觉得你很随和,为什么之前几次恋爱都以分手告终?

徐静蕾:有朋友说我其实蛮可怕的,因为我不爱吵架,也不喜欢跟人家争执。在两性关系中,我是个一吵架就嘴笨的人,一看要吵架,我就躲了。

羊城晚报:你是躲了?还是忍了?

徐静蕾:我躲了也忍了,因为我觉得每次吵架都会给这段关系留下阴影,阴影多了,就会造成问题。而且我觉得吵架不能解决问题,反而让情况恶化。吵的时候心情一定不好,说出来的话一定是不负责任的,甚至是言过其实的,可是这些话会印在别人心里。所以我觉得吵架是一个特别没用又没意思的事,只会让大家都难堪。但是,忍的时候多了,心里的结解不开,我也就慢慢放弃这段感情了。

羊城晚报:还是不愿跟人沟通?

徐静蕾:不,正常沟通我愿意。但一旦出现矛盾再来沟通,我不太愿意。我觉得矛盾一旦出现,沟通不了。有些东西我觉得是没法沟通的。比如说价值观的东西。

羊城晚报:具体呢,价值观是一个很宏观的概念。

徐静蕾:对国际局势的意见不统一。

羊城晚报:真的假的?

徐静蕾:真的真的。比如说你是向着美国还是向着伊拉克?就是这种讨论都会让两个人有分歧。还有就是生活细节的问题。有两类人我看不惯,一类是不遵守交通规则的,一类是开车骂骂咧咧的。没有什么根本性的矛盾,就是诸多的事放在一起觉得不适合。每次分手,我都不会主动提,无论谁主动提出来,对对方都是伤害。所以就默默地疏远了,大家不联络,自然心里就明白了。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伴侣身份

“他不用太有钱,但一定不能笨”

羊城晚报:通常而言,大家会觉得女导演的作品情感会更细腻,你是这样吗?

徐静蕾:我首先是女人,但我又不是一个特别女人的女人。我身边有些女性朋友,超级敏感,总有一种被迫害感。我从来不会防着别人,也从不害怕被别人伤害。

羊城晚报:这种感觉尤其体现在跟异性交往中?

徐静蕾:很多人想结婚的原因是想获得安全感。潜台词是什么呢,就是不踏实,不安全。但是我不觉得婚姻就会让我踏实,也许婚姻会让我更不踏实。因为我从小有一个要跳出束缚的冲动,你越绑着我,我越要挣脱,越要跑远点。大部分女性希望从婚姻当中获得安全感,而我的安全感是从学各种小手艺上获得的。安全感只能自己给,谁也给不了你。

羊城晚报:你已经37岁了,但依然不想结婚,是否从未有过结婚的念头?

徐静蕾:在我25岁的时候,曾经想结婚。那会大学刚毕业没几年,特别想结束单身的状态。情感对我的教育就是让我最终了解自己。

羊城晚报:有结婚对象吗?是王朔吗?

徐静蕾:有一个对象,但不是王朔。现在回头想那个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是女的,大学刚毕业,没有自己的职业理想,严重缺乏安全感,对未来完全未知,就觉得应该抓着一根踏实的把手。其实这种结婚动机是非常不纯的。我特别庆幸最后做了正确选择,否则结了也会离的。我现在主张,如果没有孩子的影响,一个人真正成熟到该结婚应该是40多岁。那个年纪人各方面都会相对稳定,变数随着荷尔蒙的降低,清楚自己到底想要怎样的生活。

羊城晚报:我很好奇那个结婚对象到底是谁?

徐静蕾:其实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喜不喜欢就是一化学反应,其实没标准。我看琼瑶小说长大的,标准都是费云帆,又高又帅,人特别好,就这么简单。

羊城晚报:后来呢,为什么要分开?

徐静蕾:就是生活不到一起,生活习惯不一样,或者说性格不合。

羊城晚报:如果四十多岁的时候,你跟他还合适,会结婚吗?

徐静蕾:我不知道。这东西谁能预料啊。

羊城晚报:你的择偶标准这些年有变化吗?

徐静蕾:社会上很多人会看重谁比谁更有钱,好像女的就一定要比男的事业上稍逊一点,但我不会以这个为标准。我就看这个人聪明不聪明,世界观是不是正确是不是豁达。钱当然重要,但是够花就行了。我不介意男朋友钱挣得比我少,但是他不能太笨了。我不会找性格狭隘的人,那种人会让我一辈子在各个方面都不幸福。

羊城晚报:经济基础呢?

徐静蕾:当然也不能穷到揭不开锅,太聪明的人不会太穷的。外界传我的新男友是金融新贵什么的,我听来就是个笑话。(余姝、马学君、周可)

共8页: 上一页12345678下一页

服装订制

贵阳地区工程服订做公司

服装批发厂家

相关资讯